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母亲节特辑 他“养鱼”创业出名,却藏着一个和母亲同样的质朴心愿

时间:2017/05/16 19:52:00  来源:   作者:

 1.他“养鱼”创业出名 

 

   

 

  周波,出生于1986年,是中国第一批水族发烧友。从小热爱水族,因此他大学选择主修环境工程水处理,辅修水产。这个“养鱼”爱好让周波成为湖南的水族界骨灰级人物。第二届“中国创翼”青年创业大赛中他们公司的创业项目获得:芙蓉区一等奖,长沙市一百强,省赛一百强。目前他拥有6项目正在申请专利,其中4项于今年2月份已发证。

 

  据说他创新出一种让养鱼爱好者绝对点赞的方法,他发明了一系列“科学加艺术”的神奇的鱼缸,高度自动化,并实现了水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养鱼好几年都不用人工换水,只用少许鱼食,而真实的水草奇石点缀其中,美不胜收。

 

   

 

  周波的长沙迷奇水族有限公司在20154月成立,很多人想知道周波为什么用“迷奇”作为公司名字。周波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田园梦。迷是‘迷失’,奇是‘奇怪’,组合起来就是,我们童年记忆中的迷失的奇怪的自然世界,我要努力去找寻它,与你一起,发现自然之美。”

  

 

  

                              迷奇水族作品:《南山》

  

 

  周波的老家在革命老区株洲市茶陵县,属于罗霄山脉的一部分。那里有山有河,河里面有鱼有虾。作为早些年中国的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的他整日整日泡在水里与他的鱼儿为乐,然后捞上几条喜欢的带回去,用罐头瓶子养着。这就是他的与鱼儿为伴的童年。

 

  

   

 

                         迷奇水族作品:《千与千寻》

 

  提及孩童时的回忆,周波说,那时经常爱守在家门口,却不爱打开门回家。眼泪都要打转了。与其说想家,不如说想妈妈,妈妈不在,家便不是家。

 

  2.周波自述:

 

  有一种想家是妈妈不在家 

 

   

 

  那年9岁,为供我们姐弟三人上学,父母无奈走出大山,到几百里之外的株洲市务工,将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我寄在离家不远的伯父家。虽说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每次父母远行时,我竟从来不会哭闹。因为小小的我当时能理解,要么父母外出务工,要么我姐姐得像邻家姐姐一样辍学去打工。1995年,我国似乎还没有“留守儿童”这个词。

 

  

   

 

  每天上学,经过自家门口,熟悉的大门是紧锁着的,狗洞也被封死了。石阶的缝隙里长满了草,妈妈在家时往往小草刚冒尖就会拔掉的,我当时还总觉得怪可惜的。门槛上全是灰,那可是我和姐姐们抢座位的地方啊,我们那时最爱挤坐在门槛上玩耍,等干农活的爸妈回家。还有我家那只骄傲的大公鸡也被宰了,牛栏猪圈也空了,妈妈说过,那只小牛是和我同一年生的。我脖子上始终挂着家里的钥匙——妈妈嘱咐过须好好保管着它们,等他们回来。 

 

  儿时的我分明是知道想家的,有时眼泪都要打转了,而家分明就在面前,但我都不想去打开家门,妈妈不在家的家,我是不愿意回的。 

 

  

 

  爸妈第一次出门,其实是半个月后就回来看我们了,但我觉得隔了好久好久。我记得那是个周末,隔着伯父家的窗户,突然听到了爸爸故意抠响的三八大杠的自行车铃铛声和妈妈亲切的呼唤,我竟感觉这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大的喜事了。我都不知道当时屁颠屁颠围着妈妈到底转了多少圈。

 

  还有一次,放学后,在路上和小伙伴们打闹着,邻居祥苟叔从家里往村上去,看到我就说,“波崽,别玩了,你妈妈回来了,赶快回去!”“啊……好!”我便丢下伙伴一路跑回家。后来,祥苟叔因肺癌去世多少年了,我依然清晰记得他那天告诉我“你妈妈回来了”时的神情。 

 

   

 

  随着慢慢长大,妈妈从一个月回家看我一次慢慢变成三个月、半年、一学期了。后来我能自己坐车去市里了看父母了。逐渐的,我们开始在市里过年过节,矮旧出租房成了我们的新家。

 

   

 

  调皮的外甥们不用再留守老家了

  再后来,我的两个姐姐相继工作、出嫁,在我读大二那年,父母离开了奋斗十二年的地方,回到了老家。多年来辗转反复,但我心里始终觉得,有爸妈的地方,才是我最有归属感的家。

  这些年,我在省外求学,又在长沙工作、安家、创业,父母虽然支持,但他们大部分时间更愿待在老家,在我大姐的幼儿园帮帮忙。也许是儿时的无尽思念锻炼的我的韧性,大学时、工作后,虽然远离老家、远离父母,我似乎比同龄人更能处理好这种思家的情绪。

  我与妈妈的电话并不算多,只要知道她在老家,她还安好,我便无比踏实。但每逢假期,我回老家的情绪却是无比强烈的,我不爱人堆、不爱景区,回老家、待在父母身边,才是我最安逸的度假方式和最具浓情的年味。 

  多年来,与妈妈聚少离多。本以为毕业长大了会是个终点,不曾想接下来的工作、创业又继续使我四处奔波。我已早早学会将对妈妈的思念压在心底,我知道妈妈何曾不是如此,她对我的牵挂与思念甚至都是加倍的。

  有一个心愿,是妈妈的,更是我的,希望能早日将老家的旧房子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修缮。那里藏着我的童年、我的思念,是我心灵的归宿和永远的家——因为妈妈在家。

  

  采访结束的时候周波开心的笑着说:“(我的故事)要是采用了,记得发给我,我可以送给我老妈,让她高兴一下。”

   

点击下载文件: